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

后疫情时代,“中国医疗耗材之都”长垣如何考虑长远?

北京国际医疗器械展览会将于2020年9月23日—25日在中国国际展览中心隆重举行,CMEH直接并全面服务于医疗器械行业从源头到终端整条医疗产业链。



河南商报首席记者 吴智星 记者 宋红胜/ 文 记者 王访贤 /图

国内新冠肺炎疫情严重时,对于有着“中国医疗耗材之都”称号的长垣市来说,扩能扩产是其首要任务。

当地医用防护用品企业员工加班加点,生产线全开,生产了一亿多只口罩,供省内外调拨。

疫情防控进入常态化阶段后,国内市场对于口罩需求日渐减少,并趋于稳定。而在供给端,出现了全国范围内的“产能过剩”问题。

鏖战过后,长垣市当地的企业将如何发展?对此,当地的政府又会如何作为?时隔5个多月,河南商报记者再次前往长垣,与当地的企业代表和政府工作人员“面对面”,听听他们的答案。

01

口罩日产能可达5000万只,口罩多销于国外市场

长垣丁栾镇街头,散步的市民都已去掉了口罩。街角的饭店里,人员往来,闲聊喷空。

就在5个多月前,那里还是国内最忙碌的地方:马路上,来买口罩的车队排了几公里长,拿着红头文件的公务人员,只能坐在车里焦急地等待。

那时候,华西卫材公司总经理崔文波两个手机轮转,一天要接几百个电话。

现在,一切,都变了,节奏,在恢复往常。

在华西卫材公司的生产车间,30条口罩生产线依旧忙碌,有条不紊地生产口罩。另外的30条生产线已经停工。在厂房外,堆放着一箱箱的口罩,等待装车。

华西卫材口罩日产能可达到八九百万只

崔文波告诉河南商报记者,目前公司仍有不小的库存压力。

一方面,医用防护口罩制成后,需要14天的解析,形成库存积压,另一方面,现在国内需求减少,而相对来说,生产口罩的企业则很多。

根据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我国目前有近16万家经营范围含口罩相关企业。而在2020年1至5月,我国口罩相关企业新增注册70802家,与2019年同期相比,增长了1255.84%。

崔文波说:“甚至听说,在南方城市的一个区,生产口罩的企业就有5000多家。”而长垣当地医用防护口罩日产能从疫情前的不足百万只增加至5000万只以上。

崔文波介绍,华西卫材公司口罩日产能可达到八九百万只,现在产能为每天300多万只。

华西卫材公司总经理崔文波

“目前,国内疫情走入后时代,国内市场对口罩的需求量已经很少很少了。”崔文波说。

驼人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口罩日产量可达500万只,目前也保持在300万只左右。

该公司副总裁陈文喜介绍,近期,北京市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增加,国内市场对于口罩的需求出现短时增加,企业库存压力得以缓解。

不过,受到国外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国内的口罩主要销售于国外。陈文喜说,4月份开始,公司生产的口罩主要销售至欧洲、非洲等地。

崔文波也告诉河南商报记者,国内市场处于平稳状态,而华西卫材公司的口罩大多出口到英国等地。

根据长垣市商务局提供的信息显示,今年3月1日至6月28日,长垣15家出口企业向阿尔及利亚、澳大利亚、巴西、比利时、波兰、德国、法国等37个国家或地区出口N95口罩3019.9万只、其他口罩15588.31万只、防护服61.496万件。

02

全国都在产能过剩,占领市场的为啥不能是长垣?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为了扩能扩产,长垣当地的医疗器械企业把精力都放在了口罩、防护衣等医用防护产品上来。

驼人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起初,驼人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并不生产口罩。不过,该公司承接首批河南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应急攻关项目“针对疫情急需防护产品的快速无残留灭菌方法”和“新型全方位功能型头面部防护装置的研究”,开始涉足医用防护产品领域。

最终,驼人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上线了口罩等医用防护用品生产线。而其他生产线的工人,也顺势被抽调到了口罩生产线。

陈文喜告诉河南商报记者,当时,医用防护用品的营业额占总额的比例从无到近50%,帮助公司度过了难关。

不过,随着国内市场的回落,其他产品需求升温,针对产能问题,“我们也在积极地调整生产线,恢复正常生产,自主优化口罩的生产。”

疫情前,长垣当地口罩工人每天的工资为80-100元。而在疫情紧张期间,算上奖励,口罩工人每天最高可获得800元的酬劳。

不过,疫情稳定后,随着奖励的取消,工人的酬劳恢复到了以前水平。工人离开,产能随之下降。

疫情期间,受市场需求影响,政策鼓励,大量民间资本进入医用防护产品领域。

“急剧扩张的产能如何消化?”长垣市副市长陈伟接受河南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也是当下长垣市正在努力解决的问题。

长垣市副市长陈伟接受河南商报记者采访

“产能过剩是全国口罩行业面临的问题,不仅仅是长垣,为什么我们不能占领市场呢?”陈伟说,要引导企业对相关产品进行转型升级,巩固新形成的医用防护产品市场。

为了优化产能,陈伟说,一方面,要引导企业转型,比如说,之前生产防护服的企业,可以改生产手术衣;另一方面,通过与商务部门沟通,争取辖区更多的企业进入白名单,利用外贸的渠道去消化过剩的产能。

此外,陈伟告诉河南商报记者,目前长垣市正在提出打造“国家医用防护用品生产基地、储存基地、进出口基地和国家医用防护用品研发中心、调拨中心、检测中心”的目标。

陈伟说,“三基地、三中心”的建设与完善,也将有助于解决当地医用防护用品产能过剩的问题。

03

“口罩自由”实现后,口罩迎来升级时代

在“一罩难求”的时期,供小于求,扩大产能是要亟待解决的主要矛盾。而如今,产能过剩,而国内市场快速回落,口罩已过了“能用就行”的阶段。

今年6月初,工业和信息化部消费品司副司长曹学军带领国家联合调研指导组,对河南省防疫物资产品质量和市场秩序专项整治行动进展情况开展调研指导。

曹学军说,随着国际国内疫情防控形势的变化,经营者经营动力由前期单纯追逐高额利润变为后期抢占市场。

之前,口罩有内挂、外挂型两种,内挂型相对美观一些,但是疫情暴发初期,市场需求旺盛,生产的企业也都没有过多的要求。

陈文喜认为,随着产能过剩,国内口罩市场回落,消费者将对口罩的品质、品牌产生更大的需求。

崔文波告诉河南商报记者,下一步,使用者对于口罩的需求会更讲究体验感,“除了保证过滤效果之外,还要讲究舒适性、透气性、美观性。”

长垣市市场监管局局长逯彦胜告诉河南商报记者,当地某医疗器械企业生产的口罩,对原材料进行了升级、再换上精美的新包装后,价格虽高于其他产品,仍然供不应求。

逯彦胜说,目前,长垣的医疗器械企业的客户主要为医疗机构,如果当地企业凭借着口罩升级,将产品打入到民用市场,也将对去产能起到积极的作用。

04

重点补“原材料”短板,完善产业链

驼人医疗器械产业新城规划图(翻拍)

在这次采访中,河南商报记者听到最多的两个词汇是:熔喷布、原材料。这也是长垣这次疫情期间得到的教训。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初期,长垣全市的熔喷布产量仅有几百公斤。熔喷布,扼住了长垣当地医疗防护用品生产企业的喉咙。这一点,崔文波感触颇深。

他回忆,第一次,公司花了1250万购买熔喷布,不过,由于对方迟迟不发货,公司只能再想办法。而至今,这笔退款仍未到账。

为了解决原材料的问题,崔文波他们又决定,购买熔喷布机,实现自主生产。这一次,他们又花费了700多万,不过,由于对方发不出货,合同只能终止。

最终,他们又花费了1000多万,购买到了熔喷布生产机器。

陈伟告诉河南商报记者,经历此番疫情,也暴露出了长垣医疗耗材产业链的薄弱环节和短板。

陈伟说,长垣医用防护用品的产能非常大,但是核心的原材料熔喷布产量少,因而经常被外地的原材料供应商掣肘,受制于人,原材料,就是产业链上最大的短板。

河南商报记者采访时,华西卫材公司购买的熔喷布机已经到货。崔文波说,目前仍在调试,很快便能投产,届时,每天能生产一吨以上的熔喷布。

根据长垣市市场监管局提供材料显示,截至6月6日,长垣当地已投产无纺布生产企业12家,日产能95吨;已投产熔喷布生产企业6家,日产能达到了13吨。就算一吨熔喷布生产100万只口罩来说,长垣当日生产的熔喷布能满足1300万只医用口罩的生产。

“到了今天,我们关注的重点已经从全力保障生产转移到了产业链上了。”陈伟说。

陈伟介绍,在“三基地、三中心”中,生产基地是核心,按照整体规划,长垣市将完善从原材料生产、到产品零配件供应乃至生产设备的研发与销售等环节,吸引更多上下游企业落户长垣,努力实现医疗卫材行业全产业链发展。

05

创新与人才才是核心竞争力

驼人控股集团副总裁陈文喜接受采访

当时想购买熔喷布,需要用口罩去换,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驼人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就自主研发了熔喷布机。除了熔喷布机,该公司还制造了10台口罩机、50台热风机。

陈文喜说,因为他们公司是在3月6日才拿到了医护口罩生产资质,而当时,口罩机的设备也不能及时送达,为此,凭借自身的研发能力,驼人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完成了自救。

疫情期间,这家河南医疗器械行业的龙头企业,真真切切地享受到了创新的好处。

“每年,我们在研发上的投入有3亿。”陈文喜说,他们公司拥有1000多人的研发团队。

“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想着田里的。”陈文喜说,重视研发和人才的公司才更有竞争力,下一步,他们将继续在产品上发力,巩固现有的医用防护产品市场。

在创新方面,陈伟告诉河南商报记者,长垣已经连续三年,每年拿出近亿元,鼓励创新,为当地的产业发展注入活力;此外,当地也想打造创新公共平台,助力创新和发展。